|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普通会员

行业知识网

行业知识

新闻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一汽轿车母公司违约 小股东携手维权
新闻中心
一汽轿车母公司违约 小股东携手维权
发布时间:2016-06-19        浏览次数:118        返回列表

  6月3日,“一汽系”旗下的两家上市公司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双双披露了《关于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变更承诺事项履行期限的公告》,在公告中,控股股东一汽股份恳请股东大会同意将5年前做出的关于解决同业竞争的“不可撤销承诺”延期3年履行。

  在原定承诺即将到期的情况下,一汽股份“失信”已成定局,而许多“押宝”一汽的中小股东也纷纷开展维权行动。其中,中小股东维权代表明曜投资更是计划征集投票权对延期承诺的议案投反对票。阳光私募明曜投资董事长曾昭雄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认为,“这份承诺是A股市场有史以来最为严肃的一份承诺。一个央企,公然违反不可撤销的承诺,这对证券市场的诚信制度建设和契约精神建设的负面影响太大了,明曜必须站出来维权!”

  一汽股份“失诺” 引发中小股东不满

  6月6日,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这两个同属于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一汽股份”)的上市公司早盘被牢牢地封死在跌停板上,背后原因竟是因为一份公告。6月3日,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两家公司以下合称“一汽系”)双双披露了《关于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变更承诺事项履行期限的公告》,在公告中,控股股东一汽股份恳请股东大会同意将5年前做出的关于解决同业竞争的“不可撤销承诺”延期3年履行。而随着公告的发布,“一汽系”两家公司的股票随之连跌数日,由此引发了持有两家上市公司股票的中小股份的强烈不满。

  “一汽系”的公告在二级市场引发如此大的反响,主要是这已经不是一汽股份第一次违约了。据了解,2010年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下称“中国一汽”)启动了主业重组改制工作,其核心业务和主要资产经过重组后,于2011年6月28日设立了一汽股份。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一汽持有的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的股份在转移至一汽股份的过程中,一汽股份在监管部门的要求下做出了5年解决同业竞争的不可撤销的承诺。

  在做出解决同业竞争承诺后,2012年,一汽股份进一步承诺在力争收购一汽夏利完成之日3年内以合理的价格及合法的方式,彻底解决同业竞争的问题。正是这个承诺,让中小股东体会到了一汽股份履行承诺的“诚意和行动”。2015年4月4日,一汽夏利公告,称其股份不能在限定日期内彻底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如今,5年承诺期即将到期,一汽股份打算重演历史、延期3年来解决,这最终激怒了中小股东。对于一汽股份的延期理由:“行业增速放缓导致公司内部经营承压,证券市场引发的波动难以把握资本市场运作窗口期,公司内部管理层在2015年出现了重大变化”等。一汽轿车股东、一汽中小股东维权代表明曜投资连发3文,对一汽股份的违约理由一一反驳并回应道“不守住证券市场制度底线,我们还能相信什么?”

  对于一汽股份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深交所于6月6日晚间下发关注函,要求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的董事会在6月13日前按照相关规定就关注函所列问题进行回复。截至记者(6月17日)发稿,“一汽系”还没有公告回复函。记者致电一汽夏利,对方表示由于需要回复的内容比较复杂,上市公司经过与深交所进行沟通,将于本周内进行回复。

  “显然,这不可能在本周工作日以内完成了。”有中小股东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表示,“这是对监管机构的无视啊!”

  明曜投资从沟通到对抗的转变

  面对一汽股份的临时变卦,中小股东纷纷开展维权行动。其中,持有一汽轿车股权的明曜投资更是发出倡议书,希望征集投票权对延迟承诺的议案投反对票,并号召中小股东共同提交临时议案维权。根据一汽轿车公司章程,单独或合计持有公司股权3%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在股东大会上提出临时议案。那么,在距离6月27日的临时股东大会越来越近的情况下,明曜投资目前的征集情况如何呢?

  曾昭雄接受《红周刊》采访时表示,明曜投资已经征集到5800万股份,达到了占流通股比例的3.58%。目前已经通过电子邮件、现场送达和EMS邮寄等3种方式通知到了一汽轿车董事会。而对于股权征集中是否有前十大股东的问题,曾昭雄并未明确回答,而是表示,“股权征集中中小股东占据绝大多数,此外也有小部分私募机构以及公募基金,并没有大家所关注的十大股东。”

  此外,曾昭雄还对《红周刊》表示,此前明曜投资曾经试图三度友好沟通,提示一汽股份按时完成合并事宜但均无结果,如今站出来维权也实属无奈。他对记者说:“一汽夏利在去年4月出现违约之后,我们作为一汽轿车的股东,就尝试和一汽股份联系,虽然一汽夏利的承诺只是一个意向性的承诺,并非是硬性承诺,但是违约出现之后,我们就担心一汽股份的不可撤销承诺出现问题,由于联系不到一汽股份,所以就拟写了一封函件请一汽轿车代为转达;而第二次提示则是在今年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我们投出了反对票,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方式提醒管理层履行承诺;第三次提示则是在一个多月前,由于截止时间越来越近了,我们就担心一汽股份触犯红线,我们最后和上市公司联系,通过董事会办公室,希望一汽轿车能够向一汽股份汇报,再次提示一汽股份的法律责任和履行承诺的重要意义,而工作人员竟然反馈说联系不上大股东,我认为这个理由是不合理的!”

  为了维护股东权益,明曜投资不仅提出《关于不予审议关于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变更承诺事项履行期限的议案>的提案》,对一汽股份延期承诺的议案投反对票,更提出了《关于调整关于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变更承诺事项履行期限的议案>为特别议案的提案》和《关于责成公司董事会对一汽股份延长承诺履行期限行为致公司所受损失采取相应救济措施的提案》交由临时股东大会审议。

  对此,曾昭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汽股份这样的一项延迟承诺的议案,不是一项普通的议案,而是关系到所有股东重大利益的议案。为了应对这项议案,我们参照了华东医药(64.100, 0.10, 0.16%)的案例,将此议案作为一个特别议案——关联大股东将回避表决,其他股东三分之二以上赞成才可以通过;而一旦延期议案获得通过,我们提出的第三个议案就是马上索赔,而且索赔不限于一汽轿车的市值损失,还有相关的其他损失;如果延期议案没有通过,在保留我们所有权利的基础上,我们请一汽轿车董事会敦促一汽股份在180天之内提出解决这一问题的具体方案。”

  对于投票结果,曾昭雄很有信心。他对《红周刊》表示,从事件本身来看,所有持有一汽轿车股票的中小投资者都会支持明曜投资的提案,这是符合中小股东利益的。“我们对投票结果很有信心。”

  其他中小股东在跟进

  在明曜投资一马当先的同时,不少中小股东也积极响应。其中,个人投资者王伟(化名)是其中的代表,在维权的过程中,他扮演了中小股东和明曜投资沟通的“中间人”的角色。他对记者表示,在一年之前进驻“一汽系”至今共持有20万股一汽轿车股票和16万股一汽夏利股票。

  王伟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解释了中小股东主要征集一汽轿车股权的原因。他表示,“明曜投资持仓一汽轿车,由于明曜维权的主动性更强,所以中小股东都愿意追随明曜投资来维权;此外,一汽夏利的第二大股东是天津百利机械装备集团有限公司,隶属于国资委,所以中小股东认为在一汽夏利上面投票否决将会很难,而一汽轿车的股权相对分散,否决将会相对容易一些。”

  此外,他对记者说:“我身边的投资者选择一汽就是因为那份”不可撤销承诺“,我们致电一汽夏利,质问为什么发布违约公告前毫无征兆,夏利回复‘一汽股份的意思’,对中小股东维权充耳不闻,而我们现在真是‘入地无门’。一汽曾经是东北的标杆性企业,如今都让北汽、上汽和长安超过去了,现在又做出了这样一个失信的表率,我们中小投资者十分寒心,一汽的产品我以后肯定是不会再买了。”

  此外,王伟还向记者抱怨道,一汽股份违约让他损失惨重。记者了解到,王伟持有“一汽系”两只股票总市值数百万,其中还有融资盘。他对记者表示,一个跌停就要亏损20万元。“我进驻一汽两只股票已经一年多了,在股灾最困难的时候都没减持股票,而一汽对中小投资者的伤害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表达出来的。”

  在采访的最后,王伟难掩无奈之情。他对记者说:“我们要讨回公道。一汽深深伤害每一个信任它的投资人。如果这件事情维权无果,我就失去信心了。”

  维权障碍难突破

  一汽轿车的中小股东们已经形成了合力,准备对一汽股份违反承诺的做法给予坚决回应。但这种回应中也隐藏了许多无奈和不可确定性,至少目前的法律法规没有就信用违约做出明文规定。

  就此,记者采访的多位法律人士均表示,中小股东维权行为值得提倡,但是操作难度太大。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远忠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明确表示,“目前对待公司违约情况,相关法律并没有明确的处罚规定。”

  对此,山东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孟凡麟也表示赞同。孟凡麟对记者表示,证监会在2013年的时候,曾经出台过《关于推动国有股东与所控股上市公司解决同业竞争规范关联交易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出来七条解决措施。“但这只是个指导意见,没有明确的处罚的措施,目前也并没有完善这种法律空白的立法尝试。”

  此外,孟凡麟进一步对记者表示,如果中小股东认为违背承诺导致股价波动从而给自己带来了损失。中小股东是需要证明违背承诺与股价波动二者之间是有必然因果关系的,但这个恐怕很难证明——法律上要求的因果关系不是一种可能,而是一种严格的必然因果关系。不过,孟凡麟补充道,如果中小股东认为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存在信息披露违规,比如应该及时披露的信息公司却没有及时披露,在这方面,中小股东是可以要求索赔的。

  张远忠表示,“大股东违约的现象最早出现在2005年左右,最早是由于股权分置改革承诺出现了违约。由于国有法人股上市,很多公司大股东就做了上市承诺,但结果却是很多公司都没有很好地履行。我们随后针对当时上市公司的失信状况做过相关调查统计,数据显示当时是有30多家公司违反了股改承诺,总体面积还是很大的。”

  据《红周刊》记者统计,股权分置改革期间比较典型的公司包括华东医药。华东医药在2006年的时候,经浙江国资委批准,控股股东远大集团启动股权分置改革时特别承诺,自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实施之日起两年内,择机采取定增、资产收购、资产置换等方式,将其所持的三家企业部分股权,以公允价格注入上市公司。2007年,远大集团向华东医药董事会提出注入雷允上、武汉远大制药集团和四川蜀阳部分股权,结果却遭到华东医药董事会否决。在2014年4月举行的华东医药股东大会上,远大集团曾尝试以资产注入承诺无法进一步优化为由申请豁免,但最终遭到投资者反对,豁免申请最终流产。

  对于上市公司屡屡失信的情况,张远忠认为,当务之急是修改《证券法》,把失信行为纳入到法律监管当中去。但恰恰证券法没有规定这些东西,是一片空白,所以目前中小股东索赔尚有难度;第二,应该对失信行为增加追责,让失信企业“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就文中争议问题,记者尝试发送采访函至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电子邮箱,但截至记者发稿并未得到回复。而对于明曜投资和中小股东的维权进展,《红周刊》也会持续关注。